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雅人深致 > >正文

那时年少,请原谅我们不懂爱情_优美散文

时间:2018-01-02 来源:头头是道网
 

很小的时候,白浅就问过莫溪,她说,如果我以后喜欢上了别人,你会怎么办,那时候莫溪的回答是,我会杀了那个人

稚气的脸上透过一抹不成熟的认真

都说童言无忌,所以当时的白浅把这句话当成了纯粹的玩笑

春华秋实,夏雷冬雪,年少时不经意的玩笑已成为过去式

升入初中,白浅和莫溪一如既往的被分在同一个班级,也不知道是人为,还是她们真的是缘分天定

初一的那个时候,孩子们没什a么审美观念,所有人似乎都长得差不多,唯有几种人特别遭人喜欢,成绩好的,或者是特别活泼的

所以,成绩出类拔萃的莫溪和天真活泼的白浅成了男生们眼中的公主,女生们心里的神话

只是,渐而久之,孩子们心中的天枰越发的倾向于开朗的白浅,他们都觉得,作为他们班学习佼佼者的莫溪有种他们看不懂也不喜欢的深沉,年少的他们,好像不约而同的喜欢那种简单的东西

这一切,莫溪不在意,而白浅早已司空见惯,从小,她都试图把性格有些孤僻的莫溪拉入自己的朋友圈子,只是到头来,莫溪身边还是只有一个白浅

‘白浅,今天放学后我们一起去玩吧’后座的男同学罗湛兴奋的跑前来说着,年少的脸上挂点不知名的潮红

白浅抬头,随即望了望旁边正埋头做着笔记的莫溪,有些犹豫的推了推她的手臂

‘你去吧,我不去了’莫溪面无表情地说着,手上的动作没有半刻懈怠

白浅失望的对着罗湛点点头

放学后,白浅和罗湛还有班上平时比较爱玩的几个同学齐刷刷的离开教室,莫溪望着白浅的背影,眼神黯然,她想,白浅是不是离自己越来越远了,莫溪就那样失神的望着,直到那个背影消失成一个点

早晨,白浅站在莫溪家的楼下习惯性的等着她一起上学,看到莫溪出门,白浅蹦跳着上前亲昵的挽着她

‘白浅,昨晚玩得开心吗’莫溪看着一脸粲然的白浅,试探的问着

‘不开心’

‘为什么’

‘因为没有莫溪’

因为没有莫溪,简单的几个字就像一颗定心丸,让莫溪久未平静的心一下子放松下来,她觉得,白浅还是那个白浅,她一个人的白浅

2012年春天,泰坦3D版上映

罗湛一大早就兴冲海口看癫痫去哪家医院最好冲的拿着两张票对还有些恍惚的白浅说

‘白浅,泰坦3D版上映了,看起来更真实,我们晚上一起去看吧’罗湛扬扬手中的票,期待的说着,他是打算今晚向这个他暗恋已久的女生表白

白浅看着他手上的两张票和男孩那张天真的笑脸,犹豫片刻还是不忍心的拒绝了

遭到拒绝,罗湛不可思议的怔在了那里,过了许久,才失望的转身离去

看着罗湛那挫败的身影,莫溪嘴角微微上翘,然后不动声色的从书包里摸出一样东西,白浅一看,是泰坦的票,两人相视一笑

晚上来到电影院,偌大的空间此时显得拥挤不堪,只是都默契的沉默着,似乎都在期待着jack和rose那伟大的旷世恋情,尽管那时的她们都只知道泰坦尼克号撞上冰山,然后擦出了一大片旖旎的火光来

长达三个小时的电影,当jack沉入海底的时候,人群里发出了啜泣声,白浅也哭了,莫溪抽出手来,擦去她脸上的眼泪,轻声的,稚嫩的说,不要怕,那只是电影

那,那只是电影,十三岁的她们看到了生死,分别,都是人演的,没有真正的生离死别和璀璨的爱情不是吗

只是那海洋之心的样子,璀璨了白浅一整个夏天

成长像是一只生长速度奇异的蘑菇,慢慢长成一柄大伞

而生命的真相,会一点点的铺陈开来,在一张白纸上洋洋洒洒

再漂亮的色彩也可能画出一幅糟糕的作品来

白浅和莫溪原本的平静被那个突如其来闯入她们生命中的转校生打破了

初二转来的叶生,一个成绩与一直是全校第一的莫溪不相上下,阳光而又帅气温柔,那时,审美观开始确立的女孩们逐渐把粉色泡泡的目光转向这个神秘的转校生,罗湛王子的地位开始动摇

只是,原本应该对立的两人却出奇的成了朋友,罗湛并没有那种不成熟的虚荣心和嫉妒心,对这个刚刚转来的新生照顾有加

久久,两人成了形影不离勾肩搭背的兄弟,亲密得就像白浅和莫溪

那次白浅和莫溪吃过饭,在校园操场旁散步,忽然一个篮球成直线状突如其来的砸向毫无反应的白浅,这一砸,让白浅活脱脱的一个趔趄,险些跌倒

而肇事者就是叶生,就在他火急火燎的冲过来,对不起三个字还来不及说出口,莫溪就像机关枪似的给叶生一阵扫射,让初出茅庐的他顿时哑口无言

太原市癫痫专科医院

后来,叶生请吃饭,这件事就告一段落。也正是在这次突发事件后,几人莫名其妙的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再后来,叶生说,那次篮球场,他从来没见过那般伶牙俐齿的姑娘,说这话的时候,叶生眼里泛着射人的光晕

白浅看着这样的叶生,红了脸颊

再一次,他们去KTV唱歌,叶生点了一首可爱女人,对着白浅所在的位置唱

漂亮的让我面红的可爱女人

温柔的让我心疼的可爱女人

聪明的让我感动的可爱女人

坏坏的让我疯狂的可爱女人

白浅红着脸看着叶生,当眼神触及到叶生炯炯的目光时,却让她第一次模糊了双眼,她在叶生眼里看到了莫名的情愫,但对她却是个美丽的错误

因为,那刺眼的目光照耀的不是她

她有没有说过,第一次在篮球场见到叶生后,她就开始喜欢上了阳光的他,帅气的他,友好的他,优秀的他,球场上奔腾的他,唱歌时温柔的他,总之他的一切,白浅都好喜欢

年少懵懂的小女孩们总是小心翼翼的掩藏着自己深埋内心的秘密,所以错过了许多,而白浅也是这样想的

‘莫溪,你的头发上有东西’小道上,叶生轻柔和煦的声音响起

然后,他伸出手,温柔的拿下莫溪头上的那片叶子,在他的手抽离她的头发之时,落到了她小巧的鼻子上,叶生宠溺的刮刮莫溪的鼻子

这极尽暧昧的动作全数落在紧随其后的白浅眼里,刺痛了她的双眼

他的微笑化成她眼里的痛,她的痛刻落成他心里的伤

叶生的微笑是白浅眼里的痛,白浅的痛是罗湛心里的伤

流言这种东西,往往滋生于最阴暗的角落,却在光线之中传播,一张张翻动的嘴唇,不停的说着这样那样与己无关的事情,带着无事生非的笑,将原本细微的事情一下子放大到无数倍,夸张得早已扭曲本来面目

这话是莫溪对着班上嚼舌根的同学说的

在初二罗湛喜欢白浅,白浅喜欢叶生,叶生喜欢莫溪成为众所周知的事情后,她这样的解释无疑于此地无银三百两,适得其反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当教导主任找到他们四个的时候,一切俨然已经真相大白,所谓的流言,不过是有人逃避,有人避免伤害的避风伞

到了初三,叶生和莫溪的成绩治疗癫痫的医院每每都是几校联考中的第一名,而且把第二名甩得老远,拉出将近50分的差距

这让学校赚足了荣耀,所以对他们早恋的事睁只眼闭只眼

就这样,叶生和莫溪被公认为最完美恋人,但是渐渐地所有人都疑惑,叶生喜欢莫溪,可是莫溪喜不喜欢叶生好像一直都是个问题

然而,有些问题早已有了答案,在那次莫溪的生日宴上,叶生再次唱了那首可爱女人,唱的莫溪满脸通红,男生们拼命的起哄,女生们除了羡慕就只有白浅的嫉妒,八卦的将莫溪推到叶生身边去

叶生笑着把话筒丢到一边,忽然从身后拿出一个金丝绒的盒子,拿出一根项链递到她面前

那是一串水晶,在镁光灯的折射下,闪着特殊的光芒,晃进了她的眼中

‘我喜欢你,莫溪,做我女朋友吧’

对于青春期的她们来说,这种表白热烈又曼妙,伴随镁光灯和红酒,一点一点的动容,莫溪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表白,让她惊喜又措手不及

因叶生是王子,却也因她心中或许不爱这位王子,但是,谁都爱镁光灯下的荣耀不是吗,也热爱那串看起来几乎发烫的水晶,那时的莫溪带着这样的心态,却不是她的初衷

总之,在一瞬间的心慌和恍惚后,莫溪说了那句好

一个字,给白浅判了死刑,那一刻所有人在高兴之余,都不忘给白浅投来安慰的一眼

莫溪抱着叶生,眼神扫到苍白的白浅,心底黯然

莫溪侥幸的想着,也许这样,白浅就不会在爱叶生了,那么白浅就还是她一个人的白浅

在同一天,白浅离奇的接受了追求她两年的罗湛,一时间,所有人都无法接受这种跌宕起伏的变故,不过转瞬,她们明白了,白浅在逃避,同时也在报复,在伤害,所以,对这个活泼的女孩多了一份鄙视,这一切,众矢之的白浅都默默承受了

如果不是那个意想不到的突然,白浅跟罗湛,莫溪跟叶生或许会一直维持着那个不稳定的天枰,保持着它的平衡

那个突然,打破了一切

陷入爱情中的她们都敏感,有时候热衷于耍些小心机来获取自己心爱之物

白浅就是这样的,谁都不会想到那次酒后会看到白浅跟叶生半裸着躺在一张床上,而白色的床单上,是刺眼的殷红

年少的他们再怎么不成熟,也懂得了床单上的那点东西意味着什么

娄底市癫痫病专科医院>那时,只见莫溪满脸不可置信,眼里是汹涌而至的泪水,而罗湛血红着双眼将叶生一顿揍打,当事人却始终默不作声,低垂着头看不见任何表情

最后,白浅抬头之时看到了那个洞彻心骨的凄寒眼神,那个眼神中夹杂着太多,是失望,是愤恨,是嘲讽,是无尽的怨念和空前绝后的绝望与痛苦,那个眼神,让后来的白浅内疚了永久

这个突然,结果是,白浅离开了学校,甚至离开了那个城市,总之,没有任何人知道后来的白浅怎么样了

他们只是目睹了另一场震惊所有人的悲剧,那是年少的他们永远无法忘记的梦魇

因为叶生死了,而杀他的却是他的女朋友,那个所有人都以为是这个故事最悲戚的角色,也是他们最同情的角色,莫溪

他们目睹着警车将莫溪带走,最后一眼,投给罗湛的是无尽的空洞

所有人都想不通莫溪会杀人,而且是杀了她的男朋友,仅仅是因为男朋友对她的背叛吗,年少的他们,默契的为这个悲剧找个最好的理由,女朋友因接受不了心爱的男朋友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对自己的背叛,一怒之下,在男朋友的食物里投放过多安眠药致死,他们甚至在想,那个好朋友是因为及时离开,才能幸免于难

2013年5月,常州监狱里发现一名未成年女子自杀身亡

同日,是那个被害者叶生的追悼日,他的葬礼,全校同学参加,除了罗湛,这个他生前最好的朋友

一个月后,是莫溪的葬礼,同样很多的人,尽管她是一个杀人犯,但年少的他们缺乏善恶观,在得知她杀人之后,除了浓浓的害怕之外,就是此时此刻的不舍

罗湛穿着黑色的衬衫,拿着一束白菊,躲得远远地

2013年10月

常州墓园内,一个女孩在那块墓碑前跪了三天三夜,墓碑上是一个跟她差不多大的女孩,脸上洋着文静的笑容

许多年后,白浅依然记得,有次酒后,她刻意割破自己的手掌伪照成的那片殷红改变了所有人的命运

当所有人都选择了永远的休息,她还必须带着她们的那份和自己终生的忏悔歉疚继续下去

那些年,罗湛爱白浅,白浅爱叶生,叶生爱莫溪,莫溪爱白浅,这就是所有问题的答案

只是,她要用一辈子去想答案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